首页 代孕成功案例

两名孕妇被杀,离奇死亡方式牵出多年前一桩医

2018-05-14 本文已影响 132人  未知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七乌乌|禁止转载1龚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凶杀案,他不知道凶手是有多变态。一间破旧的老建筑,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马上就要拆建了,一个乞丐为了躲雨住了进来,发现了死者,吓得屁滚尿流来报了警。死者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被死死禁锢在椅子上,眼睛瞪得像个快爆炸的气球,不知道生前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泪水还挂着两颊,嘴巴被胶布缠了一圈,脸颊有些浮肿,手脚不断地挣扎,椅子有明显的磨损,死者皮肤也被磨破了。最惊悚的一幕出现了,一只小蛇居然从死者鼻子里探出了脑袋,身子还在死者嘴里。小蛇不断挣扎,一点点从死者鼻子里钻了出来,这条蛇足足有一米长,龚然想象不到死者生前经历了什么。龚然鼓足了勇气,一把撕开了死者嘴巴上的胶带,里面还有一只小蛇,龚然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来了手。嘴里的小蛇,快速从死者嘴巴里钻了出来,还带着死者口腔分泌物,消失在众警察的视野里。都是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案件的警察,还是头次见到有人往孕妇嘴里塞蛇的,一时间都还没有缓过神来。孕妇的口腔里,咽喉被蛇咬得血淋淋的,嘴巴被撑得像个包子,特别惊悚。领导高度重视,毕竟一尸两命,局长亲自命令龚然限时破了这个案子。实习生刘浩跟着龚然已经熬了一天一夜。死者叫张静文,人与其名相反,很活波的一个女人,在一家国企上班。平时为人处事很爱打抱不平,和同事们关系都不错,做了母亲,才有了一丝温柔。老公李楚是一个律师,平时得罪了不少的人,有可能是仇杀。尸检报告显示,死者死于窒息,初步分析,凶手把蛇塞进了死者嘴巴,死者处于害怕拼命挣扎,手腕的勒痕可以证明。凶手很满意死者的表现,然后又塞了一条蛇,这条蛇顺着咽喉往肚子里咽,另一条蛇在口腔里,嘴里已经塞不下去了。凶手用胶带封住了嘴巴,蛇不能动弹,然后拼命地想出来,堵住了气道,导致死者死亡。“小刘,家属有什么异常吗”龚然边问边看着拍下凶杀现场的照片。“师父,家属看上去很悲伤,没有什么不同寻常。”“走,再去会会这个大律师。”张静文死后,李楚的公寓显得格外冷清,桌子上的红酒瓶随意地滚落在角落里。李楚胡子凌乱,深深的黑眼圈诉说着他多么疲倦,红肿的眼睛遮盖不了他的悲伤,一瞬间这个年轻有为的大律师苍老了十岁。“龚警官,案子有进展了吗”李楚一把抓住了龚然,眼睛里充满了期望望着龚然。龚然不忍心让这个一瞬间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男人再受打击,“你放心,我们会尽快破案,还有些问题,我们还需要你的配合,我们也希望尽早破案。”李楚眼神瞬间暗淡了不少,声音有些沙哑,“你们进来吧。”“李律师,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情杀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调查了死者的通话记录,其中有个女人叫何露,经常发短信来恐吓死者,而这个何露和你关系不一般。”龚然把掌握的情况公然地给李楚摊开。兵不厌诈,就怕奸夫淫妇为了通奸,杀死了正宫娘娘。“这个何露是我一个客户,曾经是坦言喜欢我,可我没有理她,我没有想到她居然威胁文文。文文还怀着孩子,对她精神有多大的压力。”说着说着,堂堂七尺男儿泪流满面,两手抱着头,一个劲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老婆和孩子。龚然和刘浩见到这幅场景,心里醋打翻了似的,也不是滋味,可谓闻者伤心。“李律师,那你再好好想想有什么人会伤害张静文”“虽然我是律师,平时总会得罪一些人,但我从未害过人,我也想不到谁那么残忍。”如果说李楚是装得楚楚可怜,那么他的演技可以拿奥斯卡。龚然排出了情杀的可能,他实在想不到凶手为什么杀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而且还要用蛇导致其窒息,难道其中有什么奥妙吗2龚然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凝重,匆忙地叫了实习生刘浩赶往事发现场。一个垃圾横飞,臭气漫天的垃圾场,成山的垃圾堆里,又是一个孕妇,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死状和张静文一般无二,还是两条蛇引发的窒息。死者由于极度恐惧,面部表情很是狰狞。龚然感觉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案子了,这是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连环凶杀案。而且死者由于月份不足,在极度恐惧下,下体的血液已经凝固,意味着死者生前在凶手的迫害下,极度挣扎下流了产。龚然想象不到凶手为什么都冲着孕妇而来这一个死者叫白玉,是一家公司高管,极度自信。三十多岁的她,尽管已经死了,依然可以看得出来保养得非常好。据说白玉和高官的老公王岳好不容易才怀上了孩子,两个人非常宝贝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以至于白玉专心在家养胎,殊不知她为什么要跑去垃圾场里,还被绑了起来。一个个疑问,等着龚然去解答。“小刘,白玉基本情况查清了吗”龚然显得有些急躁,两个蛇窒息的案件,四条人命,局长的压力,让他一刻都不敢耽搁。“师父,白玉和张静文一样没得罪过什么人,她虽然是高层,但是对手下的人都是客客气气的,而且老公虽在高位,但是安分守己。两个人都没有什么仇家会要她们的命。”刘浩把自己调查的一五一十地向龚然汇报。龚然盯着两个现场照片,这绝对有必然的联系,都是怀了孕,都是被蛇堵住了呼吸道,究竟是什么让凶手杀了她们龚然百思不得其解。“对了,这两个都在‘爱乐’孕妇瑜伽培训班上课。”小刘补充了一句。“走,去会会这个瑜伽培训班。”这个瑜伽培训班是一家非常豪华的培训班,一般人是不可能有钱上得起的。里面的设施齐全,而且还有些是龚然见都没有见过的器械。这里面的孕妇,压根看不出已经代怀孕了,身材保持依旧很火辣。这也难怪,白玉和张静文两人不是解剖,压根看不出来代怀孕。这里面培训的学员,都是非富即贵的准妈妈,这不仅让孕妇保持良好的身材,而且还保证了孩子能在母亲的肚子里健康成长,每个准妈妈都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不难解释,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这个培训班的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私人教练,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训练的独一方案。训练方式都是由自己的教练根据学员独特体质设置的,效果非常好。而且这里报名是限制了人数的,所以价格比一般培训班昂贵许多。这家培训班的口碑极佳,它可以选择自己的客户,对客户要求非常严格。能在这里面培训,身份得到极大的肯定。“你好,我是警察,我想了解点情况,能不能叫一下白玉和张静文的教练”前台的小姐,有着模特身材,气质高冷,保养得非常好,有人询问的时候,笑得又无比灿烂,这种极优的美女装点前台再合适不过了。“您先到会客区稍等一下,我去给您叫一下。”还非常客气地给龚然和刘浩倒了两杯柠檬水。3“你好,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个中年男人叫卢坤,身材有些臃肿,个子不高,而且看上去有点邋遢,和这家培训机构显得格格不入。龚然想既然能在这里上班,必定有过人之处。“你好,张静文和白玉死了,所以找你了解点情况。”“什么她们死了”卢坤显得很惊讶。“她们最近有什么反常举动吗”“她们两个是亲戚,准确地说,白玉是张静文推荐而来的。两个人平时关系非常要好,最近也没啥反常,她们两个人都很认真,保养得非常完美,也是我们这里的活招牌。”卢坤托手作深思状。“非要说反常的话,她们最近老是交头接耳说些悄悄话,还生怕别人听到了,我一来她们就不说了,而且神色紧张。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毕竟我们这是高级培训机构,客人的隐私是不允许我们去打听的。”“谢谢你卢先生,打扰你了。”说着龚然带着自己的小徒弟离开了。“师父,你觉不觉得那个卢坤说得好轻描淡写,好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发现了我觉得这个卢坤不太对头,你去查查他,注意不要打草惊蛇。”龚然坐在车上又接了一个电话,神色更加难看,叮嘱小刘掉头去李楚家。龚然刚到李楚的公寓,那里人山人海,警戒线外的人群议论纷纷。李楚堂堂一个大律师,现在头破血流地躺在地上的血泊里,手脚已经摔得严重畸形了,身体多处都渗着鲜血,以诡异的姿态摆在水泥地上,身体不断抽搐着。龚然发现有两条小蛇从他身上爬过去。他一直把案件重点放在了孕妇身上,蛇看来两名孕妇被杀,离奇死亡方式牵出多年前一桩医才是这个案件的重点。三个案子五条人命,如果龚然猜得不错的话,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白玉的老公王岳。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是我们忽视的究竟是什么龚然觉得他在和凶手赛跑,如果他还没有查出来,那么凶手依然会更加猖狂。“小刘,你去查查死者有关联的人有没有养这种蛇还有去化验一下这种蛇有没有毒性”龚然反应过来了,这个案子肯定由蛇引发的,凶手想害人完全可以用毒蛇,这种蛇在口腔那么久都没有毒发身亡,可能凶手在提醒我们什么。龚然和徒弟分工明确,走访调查。同时龚然提醒了王岳一定注意安全。4案件越来越清晰,龚然心里已经锁定了嫌疑人。“师父,张静文和白玉的有一个亲戚曾经被蛇咬伤过,本来那条蛇是没有多大毒性的,但是那个被蛇咬伤的人极度恐惧,他开始呼吸困难。当时在野外露营,随行的有一个医生,那个医生立刻用简单的工具做了气管切开,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个病人居然死了。”“然后呢”龚然知道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也许会破了这个案件。“病人家属咬死了医生不放手,医生在双重压力下被迫辞职了。就在辞职的那天,医生身怀六甲的老婆来找他,与病人家属在楼道里推推搡搡,医生的妻子从楼道上摔了下去,当时就快不行了,没有抢救过来,一尸两命。当时这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不了了之。”“然后是不是那个医生把蛇咬伤的家属起诉了,刚好律师是李楚,白玉和张静文都有经济实力,最后白玉老公王岳通过权利摆平了这件事”龚然做了一个大胆推断。“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最后那个医生神秘消失了。”小刘和龚然讨论着。“走,我们去查查这个消失的医生,这个案件说不定就是报复。”王岳正在和自己的情人煲电话粥,他心里还在窃窃自喜,白玉那个强势的女人,要不是她代怀孕了,要不是影响他选举,他早就离婚了,他终于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想到这里,情人顺滑的手感,曼妙的身姿,他就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正当王岳沉浸在对情人的思念中,两条小蛇在屋里扭动着身子,拼命逃窜。“谁谁在那”(原题:《蛇杀》,作者:七乌乌。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号:dudiangushi>两名孕妇被杀,离奇死亡方式牵出多年前一桩医,下载看更多精彩)(谈客为读点故事旗下媒体号)
一物陆地长 俄罗斯歌手维塔斯 秦腔清风亭
没有了 上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